商业 commercial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商业 > 复工后,上班族的午饭怎么吃?

新闻

“三个强化”“三个立足”全...

2月18日,区委书记谢坚钢带队赴二师附小调研区教育系统疫情防控工作和开学准备工作,检查学校疫情防控工作、“停课不停学”课程录播情况。区领导王浩、邵志勇参加,区委办、区卫健委、区科委、区教育局主要负责人陪...

查看详细
“三个强化”“三个立足”全力做好教育系统疫情防控和开学准备工作

复工后,上班族的午饭怎么吃?

发布时间:2020/02/13 商业

“中午吃什么”是写字楼里的“终极问题”。非常时期,这个问题似乎变得更复杂——

自己带饭?要提前买菜、要烹饪,有些麻烦;

吃食堂?很多写字楼里的食堂都关了,就连一些商场里的美食广场也暂停营业;

去餐饮企业?小餐厅停业的不少,大餐厅成本不低,而且集中用餐有感染风险;

叫外卖?写字楼对外卖小哥的管理越来越严,还能及时送到吗……

不过这两天,部分上班族与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分享了他们在“非常时期”的午餐,看起来还挺丰盛。

餐饮企业“改行”做盒饭

“大家都迫不及待吃了,只拍了一张照片,你看看。”在中国银行徐汇支行工作的冯骏给记者发来她2月12日的午餐,炸猪排、麻辣豆腐、蔬菜,看上去色香味俱全,标价40元。

荤素搭配的盒饭

“这是附近小南国送来的,从复工开始,我们这五六十人就开始吃小南国的盒饭。”冯骏说,办公楼里没有食堂,原先午餐要么去办公室附近的餐饮企业,要么叫外卖,少数员工自带午餐。但疫情发生后,大家对防控疫情和食品安全都很注意,不愿再外出用餐;分头叫外卖又觉得要反复出去取,也不方便,“正好看到小南国和美团合作推出了企业团餐,我们公司决定统一订购,提前一天让员工根据菜单点好菜,第二天会准时送来。”

冯骏对团餐菜单很满意,“味道不错,价格也合理。”她把菜单分享给记者:共有30元和40元两档,她选的炸猪排套餐是40元,该档共有9种选择,其余主菜还有梅菜扣肉、酸菜鱼等;30元套餐有7种选择,主菜包括小炒肉、大虾仁滑蛋、椒盐排条等。

部分主菜菜单

她对团餐的配送服务也很满意,希望记者表扬一下送餐的美团小哥,“每天送餐都很准时,而且餐盒非常干净。为了‘无接触’,每次把餐盒放下后,就退开好几步;等我们取餐完毕,他们才走过来收拾餐盒。”

“餐饮企业受疫情影响很严重,推出团餐也算是我们应对疫情的一项举措。”小南国相关负责人王星告诉记者,上海复工的小南国共有9家,有的门店每天已经能卖出两三百份团餐盒饭,“目前,堂吃营业额非常低,但员工希望继续工作也需要继续工作,所以我们根据新的情况推出了团餐盒饭,有对应的操作规范和安全检查,所以市场反响还可以,订单数量在增加。”她觉得,不论从企业自救出发,还是从承担社会责任、为其余企业提供安全放心的午餐出发,做盒饭生意不失为特殊时期餐饮企业的一条发展路径。

机器人加盟“无接触配送”

“我和同事主要还是叫外卖,觉得物业管得还不错,外卖配送点就在写字楼大堂,很整洁。而且外卖小哥进门需要测量体温。”在南京西路恒隆广场内某公司工作的苏菲菲说,为了减少外出,她更偏爱外卖,“周围商场里的品牌餐饮企业大多提供外卖服务,还比较放心。”写字楼对外卖员的管理也让她觉得安心,“有专门的外卖员通道,他们将餐点放在专门的架子上,我们自己拿。”

写字楼外的外卖摆放点

记者联系到当天中午替她送餐的美团小哥官建林。小伙子说,梅(梅龙镇)泰(中信泰富)恒(恒隆广场)区域都是他配送的,商务楼特别多,“感觉都很规范,物业和保安会引导我们进行体温检测。最重要的,消费者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绝大多数订单备注会选‘无接触配送’,这对大家都好。”

同样是无接触配送,在中城国际大厦内某企业工作的李志飞觉得他们那的“无接触配送”更安全:全部是机器人。他向记者发来机器人自动送餐视频:矮矮胖胖的机器人自己通过闸机、在电梯间选择楼层、然后进入电梯到达配送目的地。“外卖员把外卖放进机器人肚子,机器到了指定的楼层,会给我发短信。”李志飞说,根据短信内的开机密码,就能拿到自己的外卖。

机器人送餐

记者了解到,李志飞见到的机器人来自上海一家机器人创业企业YOGO。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上海共有9幢写字楼或企业中有无人配送机器人。疫情发生后,还有一些写字楼也向他们提出了增配机器人的需求,“机器人自己过闸机、电梯等,都是通过物联网完成的,改造成本并不高;经过物业测温的外卖员或快递员将外卖和物品放进机器人后就能离开,由机器人负责送到各个楼层,这样能避免外卖或物品在楼下堆积、用户取用时聚集等问题。”根据测算,机器人一次可以送4单,从接单到完成点对点配送,平均时间约5分30秒。

写字楼与配套商业“内部消化”

也有上班族发现,复工后外卖小哥进不了写字楼了,物业也没有提供“无接触配送”置物台或机器人配送服务。不过,部分写字楼与自己的配套商业设施实现了“内部消化”。

在上海世茂大厦内某企业工作的隋城说,复工后,外卖小哥不能进大楼了,原本大楼里的外卖柜也停止使用。但公司行政在办公楼的配套商业中找了几家餐厅,作为公司的定点送餐企业。

他公司的行政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楼里的企业大多采用这种新的供餐方式,“物业也很支持这种送餐方式,餐饮企业有专门的人员与物业对接,然后分发给我们。这样,我们对供餐企业、配送人员都比较了解,安全系数比较高。”

在虹桥商务区工作的邱蓓转发给记者一个小程序,开发方是她公司所在的虹桥南丰城,“复工后,我们公司就让大家通过小程序点午餐,都是原先商场里的餐厅。以前,我们习惯去店里吃,但现在通过小程序点餐后,由餐厅派专人将餐点送到办公室。”她觉得,新的用餐方式也挺好,“选择还很多,也减少我们外出或外人进入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