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commercial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业 > “阿萍出征”!上海农民触网求变

新闻

口碑与实力齐飞,薇诺娜实力斩获“美妆界奥斯卡”金妆奖 口碑与实力齐飞,薇诺娜实力斩获“美妆界奥斯卡”金妆奖

4月13日,2020年天猫金妆奖在上海揭幕,此次金妆盛会汇聚了平台极具人气和口碑的美妆品牌,其中,国内专...

品牌

上海促进新经济行动方案公布 云上购物节打造知名品牌 上海促进新经济行动方案公布 云上购物节打造知名品牌

原标题:上海促进新经济行动方案公布,通过信息消费节、云上购物节打造知名品牌   上海市经信委发...

商业

东方时评丨老字号积极自救 南翔小笼“卖疯了”的启示 东方时评丨老字号积极自救 南翔小笼“卖疯了”的启示

  据多家媒体报道,嘉定南翔老街上有一家叫长兴馆的老字号餐饮店,主要经营南翔小笼包。受疫情影响...

“阿萍出征”!上海农民触网求变

发布时间:2020/03/30 商业 浏览:33

阿萍很胖,剃着板寸头,声音响亮。

她是地道的上海农民,大名倪萍萍,家住浦东南汇大团镇,平时在上海田地甜蔬果专业合作社劳动,捡菜、打包、送货,都是好手。

不过,阿萍最近成了一段短视频的主角:一次性桌布做的披风随风飘扬,腰间油菜花,手上桃花,画外音问“咋去,阿萍”,她爽快地回答:“田里厢去。”

拍视频的时候,有村民围观,对着阿萍笑。可阿萍不笑,认真地配合短视频导演、合作社理事长施雷的指示,一板一眼地表演。

这一切,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触动。因为疫情,上海市郊农民深深感受到今年春天不一样——来田头的采购商少了、种植养殖指导也少了。但也有新气象——市农业农村委和市商务委合作,鼓励农民通过电子商务、小区直售等方式拓展销售渠道;上海市农业广播电视学校等为农服务机构围绕今年春耕春播要点、农产品上网营销技巧等主题,上网课、做直播。

于是,一大批市郊农民第一次系统地了解了电子商务、短视频和直播带货,并开始行动。农民们说:“疫情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互联网,我们不想错过机会。”

“我们得跟上时代”

最近一个月,施雷只要“灵感突发”,就会把想到的短视频场景写下来。等记者联系他时,他已经准备了5段短视频脚本。

阿萍“田里厢去”的这段,是第二个脚本,背景音乐是抖音热曲“寒江孤影”,表达的是阿萍精神抖擞去田里干活的状态。

第一个脚本“阿萍出征”也拍好了,21秒,一个长镜头:阿萍抱着麦子,和两位群众演员模仿长春电影厂的片头站在田边,背景音乐也是长春电影厂的开场曲。字幕总共11个字:新零售模式助力乡村振兴。施雷说,这个背景乐有气势,能表现合作社的决心,“我们要出征短视频和直播,带动周边百姓共同致富。”

见记者仔细看这些脚本和短视频,施雷有些不好意思,“太不专业了,第一次摸索。”

推动施雷“第一次摸索”的,是上海市农业广播电视学校、上海市农村专业技术协会自3月初推出的一系列网课。

“按照惯例,每年春耕春播都是农业技术培训的高峰,今年受疫情影响,开展大规模的线下培训不现实,我们就想到了网课。”市农广校培训负责老师周松良说,最初的网课是农业技术培训,围绕水稻、绿叶菜、林果、食用菌、草莓、鲜食玉米、西甜瓜这上海七大主导农产品展开;看到很多农民对疫情期间走俏的短视频和直播带货感兴趣,增加了为期一个月“上海农场主短视频直播特训营”,每晚直播上课。

“听了老师的讲课,我第一次知道,短视频里有那么多机会。”70后施雷也是土生土长的南汇农民,但他管自己叫“新农人”:“是新型职业农民的意思。我一直觉得农产品要提高附加值,必须有品牌和新的销售渠道。所以,我们合作社很早就有了‘田里厢’这个品牌,还在京东等平台上开店。”如今,短视频和直播带货成为合作社最新的计划,“以前我觉得短视频是小年轻的玩意儿,和农产品营销没关系。但今年发现,短视频和直播带货已经成为趋势,我们得跟上时代。”

上了几节直播课后,施雷立刻行动起来,先是采购了拍摄短视频和做直播所需的各种设备,再根据网课老师的建议,拍摄短视频“养号”,“老师说,新建的企业号要‘养’,只有积累一定的粉丝,才能卖货。”

一开始,施雷以自己为主角,写了一些脚本向培训老师请教,却被泼了一盆冷水,“本来我想讲‘上海新农人塑造农产品品牌’的故事,但老师说不够吸引人。”

想来想去,他想到了阿萍,“她是典型的上海农民,勤劳务实,淳朴善良。我就想,是不是以阿萍做主角,通过阿萍在合作社的劳动,让大家看看,城市里的农民什么样、都市农业又是什么样。”

记者笑称,这不是要包装一个上海的李子柒吗?施雷连忙纠正,“不不不,差距太大了,我们只想展示我们的特点。”

对于施雷的建议,40多岁的阿萍也不扭捏,“要我试试,我就试试。”她不介意施雷在脚本中给她设计的各种搞笑场景:穿着一次性桌布“独立寒江”;模仿鲁智深倒拔桃树……“只要大家觉得好,我就演。” 阿萍不善言辞,但爽快大气。

阿萍本色出演短视频女主角

这些搞笑的场景只是预热。“拍摄短视频的最终目的是帮助合作社和周边农民卖货。一开始会故意设计一些有趣的乡村场景积累粉丝,后期还是以介绍我们的特色产品为主。4月份,合作社的甜瓜就要上市了,后面还有水蜜桃和西瓜,所以我们要抓紧‘养号’。”施雷已经想好了,以后做直播的时候,他和阿萍搭档,“阿萍不太会介绍,但她可以演示各种产品;我擅长营销,那么我来叫大家‘买买买’。”

3月27日,施雷把“阿萍出征”发到网上。一天后,播放量超过1000,企业号多了300个关注、49个粉丝,“还不错,算个良好的开端!”

爱上网课的农民

在上海市郊,像阿萍、施雷这样主动拥抱变化的农民还有很多。

记者加入了“上海农场主短视频直播特训营”微信群。群员接近400人,几乎每一个成员背后都是一个合作社或农场,涉及上千户种植、养殖农民。

这个群很热闹。在没有直播课的时候,农场主和合作社负责人有时在讨论拍摄短视频、做直播所需要的设备,用哪个品牌的手机、哪种形式的支架;有时又在分享各家的特色产品和风景,商量着怎么拍视频能更吸引人。

上海尚宇果蔬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黄岩是来上海创业的80后。她和丈夫对果树情有独钟,7年前在崇明新河镇租地种果树;7年后,合作社有了200亩种植基地,规模已然不小。最近,她给合作社航拍了段短视频:蓝天下,百亩桃园灼灼其华。

黄岩为桃园拍的短视屏(截屏)

这也是她“养号”的一部分,“我在抖音注册了一个个人号、一个企业号,打算先用个人号试试,然后再用企业号为合作社做推广。”

在个人号里,黄岩对自己的说明是“80后创业女青年,记录快乐美好的生活,记录快乐果园成长,记录快乐每一天”,粉丝接近1300人。置顶的一条短视频播放量超过1.8万,她在视频里用夸张的语气和表情调侃一条“母女俩都是空姐”的新闻:“这有什么好牛的,我祖宗十八代都是农民……”点赞量近1000。

“个人号做的是自己的生活,企业号要展现我们新农村。”采访黄岩时,她7岁的女儿正在上学校里的网课,“没想到,这次我也上网课了,收获还不小。”黄岩觉得,这一次的网课让她“见到了更广阔的天地”,计划着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既销售合作社的果实,又推广农家乐等体验项目。

黄岩的女儿成为桃园形象照里的小模特

面对农民们的探索,上海农广校的老师和直播课的培训师会在群里实时指点。培训老师大可(网名)还收集了很多农村主题的短视频与学员分享,提醒说:“农村有很多很囧很好玩的都可以做视频,热爱生活,热爱农业,开心点就会发现世界真有趣,随处可见点子。”语气轻松诙谐。

可当记者跟随农民上直播课时,见到了另一面的大可:要打卡、会布置作业,讲述短视频、直播的运营要点时还颇有点“说反复,反复说”的味道:“上节课我给大家说了不同平台的区别,大家记住了吗?我再总结一下……大家一定要要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合适的平台”“要注意‘养号’,如果一段时间后,发现发布的视频播放量都在200以下,说明这个号基本不能用了,建议重新做一个”……

“这些学员很不容易,农活那么忙,还要每天晚上上网课,所以我们想尽量多教一点,教得具体一点。”大可说。为了让农民学员有信心,他还拿出自己运营的一个有40万粉丝的个人号进行案例剖析,“我用40天积累了40万粉丝,你们也可以。”

他和其余几位培训老师都来自专业的短视频和直播培训机构,上海农民对短视频和直播的热情让他们很感慨,“哪怕只是一个介绍自家农场或基地的短视频,他们也会从不同角度拍上好几遍。有决心又有行动力,不怕做不好。”

农民们的热情,周松良也看在眼里。他说,这是上海第一次面向农场主开展在线培训,学员主要来自上海历届青年农场主培训班和首期农业经理人培训班,“这部分学员在上海农民中年龄较小、学历较高,大多发挥着农业带头人作用。不过开班前的调研发现,他们中超过9成没有短视频或直播经历。”直播课提倡自愿参加,计划招收150人,但现在课程注册人数已接近400人,在线旁听人数又超过了注册数,“这说明,上海农民很愿意接受新鲜事物。”

农民们上网课已经大半个月了,他们对未来的经营似乎已有打算。最近,好几名学员在群里商量,等到七八月瓜果成熟的季节,去田头做一场直播,比一比谁的带货能力更强。虽然隔着手机屏幕,可仍能感受到他们的信心。

姓 名:
邮箱
留 言: